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白菜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白菜网 门户 文章阅读栏目 查看内容

【散文】匆匆

2016-12-28 15:31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99| 评论: 0

摘要: 时光如雨,我们都是在雨中行走的人,找到属于自己的伞,朝前走,一直走到风雨停住。又是一季秋,又是一季秋尾,秋风萧条,秋雨凉冷,秋虫呢喃。天空不再高远,云朵不再轻淡。抬眼望去,满目的雾气。近处,行人匆匆; ...

 时光如雨,我们都是在雨中行走的人,找到属于自己的伞,朝前走,一直走到风雨停住。又是一季秋,又是一季秋尾,秋风萧条,秋雨凉冷,秋虫呢喃。天空不再高远,云朵不再轻淡。抬眼望去,满目的雾气。近处,行人匆匆;远方,北雁南飞。无论风中,无论雨里,都不会停留,或许是听见冬的音乐。就这样,静立在秋的末梢,眼见时令走向冬首,总会生出某些情愫,或者凄冷。这个季节的冷终究避免不了,否则何来冬眠一说呢?

  看路边的野草,逐渐枯黄,落叶飘零,旋转成堆。岁月无情,行人匆匆,客过无痕。望着远方,思绪瞬间被扯的很长,很疼。

   她从那个并不遥远的年代走过,读过私塾,尚未解放的中国,满目荒芜。可是,她的父母却是拥有百十亩土地的富农,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,天真的少女何等的幸福!在大跃进的年代里,家里的土地被收交集体,父母相继被饿死,她被大伯家收养。到了婚嫁的年龄,她走进了我的家里。父亲当时是大队里的干部,整天忙着工作,家里的大事小事都落在了她的肩上。吃食堂,挣工分,还要照顾多病的奶奶爷爷,可想而知多辛苦。那一场呼啸而来的洪水,淹没了村庄,房子没了,过着颠簸流离的生活。洪水过后,重返家园的人们,盖房子,修篱笆,父亲是个不顾家的男人。于是,这个家由她一手打理,房子终于建起来了,七八口人挤在一个房屋,成了她一生的牵挂

   就这样,走过了冬,迎来了春;经历了夏,走进了秋。四季在轮回,她生命的年轮增加着,风雕刻着皱纹,雨侵蚀着颜容。曾经娇艳的花容,如今已斑驳陆离;曾经如花的月貌,今昔早已沧海桑田。时间无情,岁月无声,她老了,老的步履蹒跚;她老了,老的儿孙满堂,时间有情,岁月静寂。她属于这个红尘,而且一直在红尘里走着。然而,她终究是红尘里的过客!

   有人说,幸福是在别人的眼里,快乐却在自己的心中。看着她深邃的眸子,我心疼地问她:您幸福吗?她微笑着说:你们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。

   鸟儿翅膀硬了,总要单飞;孩子长大了,也要寻找自己的天空。而她,迈着细碎的脚步,弯着腰,仍然留守在那个有爱的地方坚守着。是根吗?早已不是儿时,一群孩子围着她嬉笑热闹,甚至为了一个苹果分不均匀,而你一口我一口地乱咬的场景了。

   春去冬来,花开花落,总有许多情不自禁的忧伤,于是慢慢学会了隐藏。时间教会了我们很多,却教不会我们怎样不老;岁月催老了颜容,却抹不去温馨。正如,风是雨的手,雨是风的脚,年年岁岁,永远携手!

   不知,多久没有拥抱她了,也许那温暖的拥抱只属于童年,属于记忆。每次看着那落寞的背影,真想从后面紧紧地拥抱她。那满头的白发,细诉着寂静的岁月;日渐蹒跚的身影,刺痛了我的眼睛,淋湿了匆匆的脚步。是啊,小时候拥抱属于父母,长大了拥抱属于爱人,老了拥抱属于谁呢?有人说,拥抱的感觉真好,那是肉体的接触。

   经历了青涩,收获在成熟。在时间的渡口,我们都是过客。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,那份时时牵挂的情感,镌刻于心,即使走的再远,飞的再高,根在哪里,那根线总扯在那里,撕扯着你的人,摇曳着你的魂,挥之不去。

   有些美丽在心,便是温暖。有时,真的希望岁月慢些,再慢些,让她好好享受这个喧嚣的世界,牵着她的手慢慢走,尽情沐浴春光的明媚,夏花的灿烂,秋日的艳阳,冬雪的白净。岁月,请给温柔以待,让她安暖四季!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相关分类

QQ|新浪博客|微博|网易博客|腾讯博客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关村在线|站长QQ:272581202|   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GMT+8, 2018-4-25 04:50 , Processed in 0.125000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